体彩排列7: 第1129章秦易篇 狂草

作者:年下承欢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河北福彩排列五 www.hrnl.net 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、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、夺舍之停不下来、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、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、续南明、夜天子、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恋☆上^你→看\书◇网 河北福彩排列五 www.hrnl.net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毛笔撞上衣摆,摔落在地,溅起一团漆黑的污渍。

    目光上移,墨袍、腰带、一张肃冷倨傲的脸庞……

    王……王爷……

    顾嬷嬷与银儿当即折过身子,福身行礼:

    “见过王爷?!?br />
    秦姝脸色一黑,这……

    眼角余光小心的睨视男人的衣摆,墨色的外袍与墨迹融入一团、根本看不出来,可衣摆那一块却泛起了淡淡的湿润的光泽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她敏锐的察觉到男人笔直的注视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她低咳一声,眼珠子一转,眼中忽然涌出一丝湿润之意:

    “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她捂着右手手腕,身子瘫软的趴在桌上,肩头止不住轻轻抽泣:

    “银儿,快写封信给我爹娘,就说……嘤嘤……说……姝儿的手快要断了……”

    银儿怔了短暂一瞬,速度回过神来,连忙点头:

    “是?!?br />
    一旁,顾嬷嬷的眼中猛然滑过一抹惊慌。

    在这易王府内,有老夫人替她撑腰,可若是牵扯上沧澜国,只怕是十个她都不够死的!

    在银儿拿起文墨宣纸的那一刻,她连忙出声:

    “王妃,老奴这便去为您准备膳食?!?br />
    说罢,福了福身子,当即退下。

    银儿睨着顾嬷嬷远去的背影,藏在背后的小手瞧瞧对着秦姝比了个手势,紧随之,对着王爷福了福身子:

    “奴婢告退?!?br />
    礼罢,向外走去,顺带贴心的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厢房内的气息顿时昏暗下来,只剩两个人的空间内,呼吸声清晰可闻……

    秦姝趴在桌上,揉着酸痛的手腕,腰身轻轻的扭着、脖子小心的挪动着……

    她正想悄悄的偷个懒、伸展腰身时,一双大手突然落在她的双肩之上,轻轻揉捏。

    她瞬间绷紧了身子,正欲起身时,头顶上,男人低沉的声音轻响:

    “别动?!?br />
    寡淡的二字落下,秦姝的身子顿时趴在桌上、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秦易站在她的身后,大掌扶住她的双肩,轻轻按揉。

    掌心暖暖的温度隔着布料、传递到她的身上,好生温暖,灵巧的手法、恰当的力度,按的她极为舒适舒服。

    她有些享受的眯起双眼,胸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腔内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叹道:

    “唉,写字真是累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要十年寒窗苦读?”

    男人掌心微顿。

    只是须臾,沉声道:

    “那些寒门子弟,靠读书发掘自身潜力与价值、光宗耀祖?!?br />
    此话固然不错,可秦姝还是觉得好累……

    她放松的趴在桌上,睨着一桌子密密麻麻的字迹,头疼的扶住太阳穴:

    “就算给我请天底下最好的先生,我也不想在学堂里多待一秒?!?br />
    秦易将她头疼无比的表情收入眼底,唇角滑过一抹宠溺的浅笑,温柔到连自己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这一瞬,不禁让他想起了他们初见之时。

    她骑在马背之上,策马奔腾、英姿飒爽,犹如展开双翅的雄鹰,天地广阔、任她翱翔。

    随之,她翻墙、喝酒、偷玩、斗蛐蛐,与一群男人们打作一团、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斗下皇上宠爱的紫妃,在王府内各大阴谋陷害之间完美脱身、不沾染丝毫腥气,既聪明、又睿智,既性子直爽、又藏着小心思,让人禁不住好奇的想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这一好奇、一探,便似坠入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之中,一头栽进去,找不到出口……

    望着女子精致的侧颜,男人唇角微扬:

    “做人,便应当有梦想?!?br />
    秦姝轻咬下唇,一本正经的点着头: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?!?br />
    她摊开双手,赞同道:

    “做人如果没有梦想,那和无忧无虑有什么区别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易哽住,望着女子眼底的无忧无虑、干净明媚,眼角微微抽了抽,这是在说她自己?

    她的身上当真是有一种让他改变情绪、止不住想笑的魔力。

    门外,突然响起敲门声,以及顾嬷嬷的声音:

    “王妃,膳食已备好?!?br />
    秦易当即收回手,目光扫过一桌的宣纸,望向秦姝,唇角轻扬:

    “辛苦了?!?br />
    秦姝刹那间犹如看见昙花般,惊到了心底。

    她只在沧澜国时,才见过他这般温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一笑,她的整颗心仿佛融化了一般,下意识的连忙摇着头:

    “不辛苦不辛苦,我一点都不累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男人剑眉微挑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,笑意深深:

    “既然不累,那便继续抄吧,本来便不多扰了?!?br />
    语罢,转身向外走去,打开房门、离开。

    秦姝愣然的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,猛地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……她刚才说了什么?

    他竟然使用美男计?!

    可恶至极!

    顾嬷嬷端着一份简单的膳食、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秦姝当即毫不客气的提起碗筷,含住一大口,重重咀嚼,似在发泄什么一般,牙齿磨得咯咯作响,好你个秦易!

    她大口吃饭、大口吃饭,不过短短两炷香时间,便填饱了肚子。

    扔下碗筷,抓起毛笔,抄就抄!

    沾起笔墨,当即飞快落笔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笔锋落在宣纸之上,龙飞凤舞的字迹顿时一个个排列而出,每一排、每一个字的字里行间皆是狂野的笔画、放荡不羁的排列、随心所欲的结构。

    一笔写完一整行!

    顾嬷嬷看着这歪歪扭扭曲曲的一大片,不禁蹙起了眉:

    “王妃,你这写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《女则》?!?br />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这字迹,怎么看怎么都不像……

    秦姝抓着毛笔、喝喝挥下,一口气便写完三行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她飞速落笔,宣纸一张接着一张的抽过,不过短短半个时辰过去,她终于深吸一口气,气沉丹田,放下方笔,轻拍手掌:

    “大功告成!”

    一百遍!

    顾嬷嬷看着这一桌的凌乱,脸色顿时黑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这犹如鸡爪子一般的字迹,也算是抄写了《女则》?她根本一个字都认不出。

    她执起一张宣纸,黑着脸看了看,又黑着脸道:

    “王妃,请恕老奴无法向老夫人交差,您这字?!?br />
    秦姝靠着椅背、揉着手腕:

    “只说了让罚抄,又没有规定字体?!?br />
    她不过是换了种字体罢了。

    顾嬷嬷神色黑沉:“可是……老奴跟随着先生习了几年,从未见过这种字体?!?br />
    “这叫狂草?!?br />
    秦姝指着宣纸,一本正经道:

    “狂草,你懂吗?不懂去问我们沧澜国的摄政王妃?!?br />
    (本章完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