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排列7开奖公告: 第二十三章 揍人2

作者:林雨er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河北福彩排列五 www.hrnl.net 推荐阅读:一胎二宝:亿万首席爱妻入骨、超级保安在都市、爆笑宠妃:爷我等你休妻、少帅你老婆又跑了、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、一胎二宝来报到、晚安,总裁大人、一品嫡女

一秒记住【恋☆上^你→看\书◇网 河北福彩排列五 www.hrnl.net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在座的各位宾客也都是镐京城中,有头有脸的人物,大家都以为,嬴开把剑,架在褒洪德脖子上,定然是褒洪德说了那句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原因是有的,可不是全是??!

    因为,下一瞬间,大家看到嬴开竟然回头,还一脸温柔、关切地问玄姜:“姜姑娘,刚才,这伪君子、人渣,是用哪只贱胳膊唐突你了?”

    玄姜有些懵!

    因为她也如所有宾客一样,以为嬴开完全是因为,褒洪德说了那句不该说的话才动怒,正想着要劝劝他,毕竟在镐京城中,还是收敛些。

    哪知,嬴开会问了自己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。

    玄姜懵了的大脑,没有思考,只开口道:“右边?!?br />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嬴开凛冽的眼神扫过褒洪德的右胳膊,那眼神分明不是看人的胳膊,而是在看一件死物。

    褒洪德吓得一个大哆嗦,哆嗦的还没稳住身子,只听“啊——”,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众人只见一道喷涌的血柱闪过,剑气森森,如深秋疾风扫过,那剑气、那血腥,直逼得宾客作呕,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呕,因为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再看褒洪德,右边的胳膊被齐齐砍断,不断撕心裂肺的哀嚎,满地的血腥。

    “再敢唐突姜姑娘,可不就是一个胳膊的事了!”作为事主,嬴开只冷冷丢下这一句话,便拉着玄姜离开的驿馆。

    出门时,玄姜回头,见驿馆乱作一团,人影、灯影的晃动,交错成斑驳不堪的一幅画面。

    坐在带着“秦”字铜牌标识的四驾马车上,玄姜望着嬴开,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只呆呆看着他明晰刚毅的脸侧线条和带些铜色的面庞。

    嬴开扭头,也看着玄姜,道:“姜姑娘末怕,今日之事,本君自会向王上禀明,全是本君一人所为,与姑娘无关?!?br />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”,玄姜连忙摇头摆手道。

    毕竟是自己先惹事,想我玄姜,可是敢做敢当的大女子!

    “这事到底是由我引起的,是我连累了秦君才是。我回去会向爹爹说清楚,请爹爹向王上禀明,要怎么处罚,我一人当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姜姑娘,你可知褒洪德,是站在王上与褒姒一党这边的?”嬴开打断玄姜的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“知道啊,所以,王上定不会轻饶?!毙?。

    “那姜姑娘又可知,本君是站在太子这边的?!?br />
    “知道?!?br />
    嬴开轻轻一笑,敛去一些迫人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断褒洪德一臂,煞一煞他们那边气焰。与姜姑娘心中所属之人,也是好的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所属之人,才没有,没有……”王室夺嫡纷乱,她真的要把感情赔进去吗,还没想好,玄姜涩涩地否认着。

    “真的,没有?”嬴开问着,脸上竟又带了一份笑意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玄姜气呼呼地瞥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嬴开脸上的笑意,又加一分。

    “???为什么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姜姑娘,只要记得,今日之事,与你无关就好!”

    这一天,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。昨晚,嬴开送玄姜回府上,玄姜急急捂着被子睡了,生怕爹爹问她什么。

    玄姜一大早急忙进宫,往琼台而去,想把自己教训褒洪德的事情,向褒姒表表功。当然,期间发生的各种意料之外的时,也得说说,好叫褒姒给天子吹吹枕边风,好从轻发落。

    玄姜刚走到琼台的玉阶下,估摸着一定会有一块“膏药”狠狠贴上来,故而,稳稳了身子,还四处瞅瞅,估计着“膏药”冲出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奇怪,没有!

    一名宫女走过来,行了个礼,道:“姜姑娘,夫人知道您今天会过来,命你直接进寝殿去,夫人还说,小王子这会去了教习先生那里,要片刻方能回来?!?br />
    玄儿一边往寝殿走,一边心道,嘿——,还专门告诉我小伯服去哪里了,还真是用心啊。不对,刚才那宫女还说,知道我今天会来琼台,苍天啊,不会是知道褒洪德被揍惨了吧,虽说是个伪君子、人渣,但好歹也是褒姒曾经的情人啊。

    玄姜默默为自己点了三炷香,事儿搞大了!

    刚走到寝殿门口,玄姜突然听到里面有“撕——拉——”“呲——啦——”“嗞——啦——”等,各种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玄姜缓步走进寝殿里,竟然看到惊人的一幕!

    绝色美颜的一个人,斜斜地跪坐在软垫上,她的脚下堆满了各色锦缎、绢缯。

    这美人正手持一匹上好的水纹靛青色绢缯,“撕——拉——”又是一声,那断裂的经线、纬线的毛边,洋洋洒洒出青色的飞沫,在照进寝殿的阳光映衬下,有一种残缺的美,让人心疼到至极。

    正在撕扯绢缯的美人脸上,显现出各种复杂的表情:

    嬉笑、嘲笑、讪笑、苦笑……

    痛快、痛苦、释放、委屈、隐忍、爆发……

    这些莫名的表情,甚至,扭曲了她那张惊艳了岁月的面庞。

    玄姜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褒姒,看着她疯狂的行为,心疼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心疼,是心疼这样一个奇女子,她究竟经历了什么,要用这样变态的方式,发泄自己心中的委屈。

    心疼,玄姜是真的心疼那些锦缎、绢缯??!真的很名贵啊,有没有!

    爹爹负责大周百工,丝织坊的事情,她多少知道一点,这些锦缎是织人、染人们,还有他们手下的奴隶,费多少个日夜的辛勤劳作,才造出的名贵品啊。

    真是太浪费了,玄姜心疼的呕血三鼎!

    此时,却又听身后悉悉索索的脚步声,一溜的宫女,每人手中端着漆盘,漆盘上,放着不同色彩样式的锦缎。

    为首的宫女看见寝殿门口的玄姜,先是敛衽一礼。又对殿内禀道:“褒夫人,王上口谕,怕您这儿的锦缎不够,又赐来十五匹,请夫人随意处置?!?br />
    玄姜听了这口谕,狠狠握了握拳头,心道,天嗳——,王上您着败家的样子啊,您着宠溺褒夫人的样子啊,先让我死一死!

    褒姒看向寝殿们外,恰看到呆立着的玄姜。旋即一个微笑,道:“玄儿来了,怎么在外面站着,快进来?!?br />
    褒姒看出了玄姜的一脸愤懑和心疼。让她坐下,先开口道:“玄儿,我知道你今天来我这里做什么,是昨天在驿馆发生的事吧。王上和我,都知道了。我从未怪你,应该谢谢你!”

    褒姒拉着玄姜的手,很亲切地拍了拍。

    看看满地的碎锦缎,又道:“玄儿,你知道我为何会如此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玄姜有些没好气地直接问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